分享·互动·观点
推荐更好的创业观点模式,一同创业,与你同行!

创业十年

image

博士毕业,满怀学术理想进入了高校,工资太低,上有老下有小,实在过不去下去了。2008年,小白开始创业,没有投资、没有天使,没有产品,稀里糊涂的开始了创业,到现在10年了。今年终于被一个公司收购了,还是挺舍不得的,过去10年真是酸甜苦辣,10年画了个句号。

2008

因为没有投资,所以,无钱可烧。一方面,尽量省钱,桌椅买二手的,租了个20平米的公寓小开间,网线自己布的,凑乎着用,营业执照自己去办,员工只有一个就是我自己。另一方面,得尽快能赚钱,不然就死了。文科屌丝专业,啥技术也没有,想着自己会干啥呢?回家和老婆商量半天,觉得自己还有小想法,能攒点文字、创意啥的,就拉了一个兼职的设计师,为别人提供点创意、设计类的服务,帮人做个画册、招贴画、宣传画啥的。第一个活是同学介绍的,几千块钱把,挺用心做的,客户也比较满意,后来就陆续介绍了几个小活,08年全年,都是自己和兼职设计师干,从跑印刷、到文字、创意,啥挣钱的都干,后来,到年底算账,大概挣了20万左右吧,当时,就确定主要做创意、设计,本钱少,投入少,周期短。

2009

从最传统的创意、设计、印刷业务开始,2009年,开始招了几个人,攒了个小团队,考虑到没钱活不下去,最先招的两人都是业务员,专门跑市场的,干活的还是我和兼职的设计师,印刷的部分就外包给印刷厂了,至于前台、行政、会计、HR啥的,都是我一个人兼了,尽量节约成本。两个业务员挺不错的,很努力,每天跑市场,我也跟着跑,打车太贵了,买了三个电动自行车。近的电动车,远的地铁。贺卡、宣传册、海报、图书,只要是挣钱的活都接。白天跑客户,晚上回来搞文案,到了年中,实在忙不过来,招了两个文案和1个专职的设计师。为了便于配合,让业务员和文案组成了一个小组,结果出了很大的问题。到了11月份的时候,两个业务员和两个文案觉得这活他们也能干,就同时辞职出去单干了。这样辛苦一年多,又回到了只有我一个人和一个兼职设计师的状态。

虽然回到原点,但是,还是挣了些小钱。又折腾,重新招人,组了个小团队。这次就不再是业务员和文案、设计一组了,改为业务员、文案、设计流动合作,而不是固定合作。到了2009年底,算了下账挣了大概50万左右的利润。全年无休,不是996,每天6点多起床去公司,回到家搞文案、设计等,11点前没怎么休息过,包括春节。这样的状态坚持了10年。我老婆说,你这是拿命换钱,我笑了笑,说除了烂命一条,我还有啥,没有背景、没有资源、没有智商,只能出卖劳动力换钱。09年底付了首付,买了个房子,当时,首付比例比较低,20%就可以了。还剩了些钱,想着明年能扩大点规模。这个时候遇到了一件事:一个联系不多的师兄,在一个局里面做处长,为了买房付首付,搞了点钱,被抓进去了。当时,大家都害怕牵连,没人敢搭理。他老婆带着小孩找到了我,说能不能借20万把钱退了,可以从轻处罚。我也挺犹豫,但是,看到她老婆和孩子一直哭,就答应了,我老婆倒没说什么,默默的把钱转给她了。后来我那个师兄因为退赔了钱,判了缓刑就出来了。

2010

2010年的小团队就一步一步的往前走,其中招人、走人、拿客户,丢客户,各种烦人的事情就循环往复,好在慢慢的规模有点扩大,客户多了几个,钱也多挣了点。说实话,创业的艰难远非加班时间多所能描述,更多的是心理的压力和焦虑。我师兄出来以后,约我吃了个饭。当时,他虽然被双开了,但是,毕竟结案了,还有些人脉,就去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做高管了,年薪还不错。至于合伙,我俩都没提。我师兄急着想挣钱,和我合伙短时间挣不到啥钱,我自己也没想合伙,毕竟长我好多岁,当过领导,又是师兄,合伙容易闹矛盾,再说,我这小作坊说不定哪天就关门了,把师兄拉进来,风险太大。但是,我师兄毕竟做过领导,也比我年长,给我提了四条挺有意义的意见:一是说你执行力挺强,短时间能盈利,说明不会很快死掉,增强了我的信心;二是说你这跑中小企业客户,单子太小,太散,可以往园区、机关、国企跑跑;三是说你这门槛太低了,没有核心竞争力,得想办法和技术创新结合;四是你要错位竞争,毕竟读书时间长,文案、创意做的不错,不和小型创意设计企业打价格战,把品质做上去,把价格也提上去。这些意见对后来的发展起了很好的指导作用,我也基本是按照这些意见往下走的。到了10年底,我师兄就把钱还给我了,还坚持多给了10万,我也没推辞掉,就收下了。

2011

2011年是悲喜交加的一年。年中,终于跑下了一家园区的设计中心,既给园区管委会做,也给园区企业做,园区管委会觉得我们做的不错,有时候也给企业推荐推荐,当然,这种推荐主要是说说,没啥强制力,不过,在园区里面慢慢形成了口碑。有了这个样本之后,又陆陆续续的通过投标的方式逐步的争取到了几个园区,收入也增加的比较多,慢慢的企业有了点规模。2011年年底,又去参加某个园区的投标,到了这个地方,刚住下宾馆没多久,就有人敲门,说给你2万块钱,别投了,回去吧。我说,我们标书都做好了,不管中不中,我得试试啊。那几个人看了看我,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走了。第二条,投完标,溜达到路边小店准备吃个午饭坐车回去,结果被几个人给打了一顿,后来这个标也没中。回到家,我老婆问我脸咋了,我说骑电动车撞的,我老婆想了想说,你今天没骑电动车出去啊。我支吾了一会,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。我老婆说要不别干了,房子也买了,日子也能过。我说这哪行,人死鸟朝天,不死接着干。没啥大不了的,就是挨顿揍呗,也没受伤,鼻青脸肿,过几天就好了。我老婆觉得,好赖你是个博士,这面子没地方放啊,我说,有啥面子,要是挨揍能挣钱,我恨不得站门口明码标价,1巴掌多少钱,多揍可以打折。我老婆听完,说我当年就喜欢你这穷的要死,遇到啥困难还整天啥乐的性格,第二条早晨,我老婆整了顿比较丰盛的早餐,我就又屁颠屁颠的去公司了。PS,话说那个地方,虽然中央给了很多政策,投了很多钱,但是,我觉得当地还是挺难发展好的。

2012

2012年,遇到了更大的困难。年初,春节过后,没多久,几个业务员和创意、设计骨干集体辞职到外面单干,还带走了一些客户,剩下来的客户因为没有骨干,我一个人也支撑不住。剩下来的员工也觉得公司快不行了,开始投简历,找工作。客户每天打电话催活,抱怨,我四处求人帮忙,找些兼职,勉强应付过去了。不过,每天在办公室,我还得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和员工开玩笑,聊聊天,其实心里慌的要死。好不容易熬过这关,国庆期间,办公室失窃了,虽然没啥贵重物品,但是,关键是电脑都丢了,资料没了,报警之后,警察很认真,登记信息,查找线索。但是,资料没了,很多工作得从头再来,每次看到,研究生辛辛苦苦写的毕业论文因为电脑问题丢了的新闻,我就想,大概就是我这种心情把。也没啥好办法,重头再来把,就这样,把2012年给熬过去了,业务没怎么增长,好在没死掉。

2013

2013年是转折的一年。这年又重新招人、跑客户,营收突破了1000万。但是,心里感觉估计新一轮的集体辞职出去单干又要开始了,这成了循环了,很焦虑这个问题。13年的社会环境与10年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10年全社会考公务员,进入体制内很热,我师兄虽然被双开,也不会看上我们这种小作坊。13年体制内的很多人开始酝酿跳出体制。年底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某经济口的部委底层公务员,也比较年轻,聊到了我们的公司。他提了两条建议:一、轻资产的公司还是得搞合伙人制,升职加薪解决不了问题;二是公司平台得有价值,现在完全是客户驱动型的,而客户掌握在业务员和设计师手上,平台没啥价值。如果能给10%股权+不低于现在岗位的薪资,可以出来跟我一起干。我当时就说没问题,你回去想几天,想清楚了,下决心了,我们就一起干。13年底,他离开了部委,加入了我们,制定了公司的几个基本原则:一、公司实行合伙人制度,合伙人的激励清晰明确,合伙人的方案是他主导做的;二是财务在合伙人层面公开透明,每个季度给合伙人定期公开;三是争取进入政府采购目录和大型企业采购目录,申请更多资质,把公司平台价值做出来;四是绝对不允许再公司搞公司政治,所有人不准搞人身攻击,不准拉帮结派,所有公司合伙人与普通员工的办公等待遇相同,以业绩为导向,任何合伙人包括我自己不得将家人、亲戚拉入公司团队;五是因为我们这种公司女孩多,绝对不允许搞潜规则和办公室恋情,谁搞谁走,我搞我也走;六是得有底线,可以请客送礼,但是不送钱,不送姑娘,不拉皮条。

2014

2014年是家庭建设年。这一年,公司进入了几个市的政府采购目录,也进入了几个大型企业的供应商目录,合伙人制度也吸引了一些优秀的人才加入,甚至有几个以前辞职出去单干的员工也表示要回来,又重新开始合作。公司风气比较正,大家比较齐心协力,业务逐步进入了较快的发展轨道,全年营收达到了3000多万,合伙人也都挣到了钱,大家都很开心,公司也搬到了新办公室,稍微装修了以下,有点公司的感觉了。不过,这时候,我老婆开始经常问“你爱我吗”。问了几次,我想了想,觉得有些问题。因为我是农村出来的,偏好买房子,挣了点钱就买房子,主要是二手房。办房本的时候,我就没去,让我老婆一个人去的,当然房本上也只有我老婆一个人的名字。有天晚上,我老婆又问,我想了想,说你缺乏安全感。当即约法四章:一、房本都是你的名字,不写我;二、我手里所有的钱都存到你的卡里,只留10万应急;三、以后公司赚的钱全部归你;四、如果分手,房子、车子、钱、公司股权都是你的。我老婆说,万一喜欢上帅哥呢,我说也是你的。口说无凭,我写了书面声明给她。后来,我老婆就不再焦虑了,家庭比较和谐稳定了。不过,女人的心思不好猜,有一天,我老婆突然问,如果小偷来了,把房本偷走了,只看到我一个人的名字,会不会觉得我是寡妇,你挑个房本加个名字吧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脑回路是咋回事。我说我不加了,结果,这个婆娘订做了个小盒子,上面印了一行字某人和某人的房产证,不过,房本上面还是只有她的名字,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。好在,后方稳定,不再焦虑了。回过头来看,对于创业而言,家庭一定要和谐稳定,不能两头起火。

2015

2015年是技术创新年。这一年很偶然的原因,认识了一个TOP2的硕士码农,创业失败了,在一起聊天的时候,就谈到了公司的业务。他提了一个建议,说应该把创意、设计、文案等优势和IT技术结合起来,做智慧营业厅之类的设计,我觉得很有道理,这样能够提高公司的技术含金量,就吸收了他作为股东,担任技术部门负责人。不过,整个2015年,技术部门主要从事研发,并没有带来直接的效益,这个部门的成本很高,把15年的利润拖下来了。2016年,依然是研发投入,没有任何回报。直到2017年,经过努力,成功的进入某地供电公司的智慧营业厅试点,不过,也不是一手的项目,是转包的二手项目,但是,从金额的角度,和我们以前干的活完全不是一个量级,客单价就上去了。然后,陆陆续续的接了些设计、创意、文案与IT结合的活,这个点也成为并购时候对方觉得有些创新的内容之一。

2016

2016年,误打误撞的整了点国际概念。当时,公司招聘的一个设计师,是意大利留学的海归硕士。虽然意大利以设计、艺术著称,我们招聘的这个员工好像这方面并不突出,倒是性格很活泼,沟通表达很好,有很多意大利的朋友。有一天,她的作品被甲方给批的一无是处,哭了半天。然后,她就找我聊,说不想干了,提出来辞职。交接工作的时候,说想和我聊聊,聊的过程中就提到,能不能和意大利合作搞点文创的交流、培训和访学项目,我也觉得可以让她试试,就攒了几个人,先是搞了个某协会组织的赴意大利交流的项目,后来,逐渐深化了一些国际合作,又拓展了几个国家,这块业务,在营收盘子中占比并不大,但是,很好的改善了公司品牌形象。有时候客户来公司,遇到几个老外,看到去国外搞活动、展览啥的照片,觉得我们公司很有实力,间接的促成了一些项目。

2017

2017年半途而废的新三板挂牌。到了17年,有几个朋友撺掇着可以在三板挂牌试试,请了券商、会计师事务所、律师事务所,弄完了股份化改造,但是,越琢磨越觉得三板好像没什么好处,就半途而废了,不过,因为,税、合同、社保等方面的合规性要求上上下下的折腾了几遍,公司的合规水平上了个台阶,这也使得18年的并购过程比较顺利。整个17年,除了折腾三板挂牌,就是在外地,开了两个分公司,拓展了点业务,业务发展还不错,波澜不惊。

2018

2018年的谢幕之年。今年,虽然经济下行压力很大,但是公司的业务发展增长还不错,截止到今天,营收达到了1.2亿。但是,也就在这一年,人心散了。全年从“杀猪论”、“共享伦”到“离场论”,各种观点搞的合伙人人心惶惶。先是部委出来的那个合伙人给我说,想移民西班牙,能不能把股权转让出去,然后,IT的小伙子也提出了类似的要求,想去加拿大,也还有几个骨干合伙人表达了差不多的诉求。正好有个企业觉得我们营收和利润还不错,就想收购我们,开始我还游说大家继续发展。后来,有一天,我们家娃在我上班出门的时候,冒出来一句“爸爸应该多陪陪我,以后大了就不需要你了”,这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最终决定卖掉,条件是不设业绩对赌期,估值降低了些,对方派个团队接手,我们帮对方理顺交接好就撤退。至此,10年创业,谢幕。

新闻报料:注册会员后可投稿给我们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:微创圈 » 创业十年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致力于推荐更好的创业观点、模式、经验,总有一点启发,一同创业,与你同行!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